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铁林的百花园

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廊坊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中国诗文学会》会员,大城县诗词学会副会长,《世界汉诗协会网络分会》常务理事。《大城县书法协会》、《大城县书画研究会》会员。做过教师,会计, 政工员,建筑工程师。为华夏诗词论坛、中国诗词论坛、唯美诗歌论坛、中华诗词论坛、大中华诗词论坛、青青子衿诗苑版主。近来百余首诗歌在文学刊物发表。 主博地址 hbdcdtl.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同题诗比较鉴赏之十七:写物状形 顾此言彼  

2014-09-18 16:48:19|  分类: 诗词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题诗比较鉴赏之十七:写物状形 顾此言彼
 
同题诗比较鉴赏之十七:写物状形 顾此言彼 - 杜铁林-探索 - 杜铁林的百花园

 
 
 
 
分类: 诗词鉴赏室

写物状形 顾此言彼
──郭震《云》与来鹄《云》比较谈

 

聚散虚空去复还,野人闲处倚筇看。
不知身为无根物,蔽月遮星作万端。
——郭 震《云》

千形万象竟还空,映水藏山片复重。
无限旱苗枯欲尽,悠悠闲处作奇峰。
——来 鹄《云》

    郭震(656-713),字元振,年十八举进士,为通泉尉,武后时拜凉州都护。唐中宗时为相,封代国公。可见,他是少年得志,仕途通达,一路顺风,要说有什么坎坷的话,那最多也是统治者内部的勾心斗角,相互倾轧,以致宦海浮沉而已。而来鹄就与他不同了,生活道路要曲折得多。来鹄,豫章(今江西南昌)人。唐懿宗咸通年间诗人,曾举进士,不第。他怀才不遇,一生飘泊,生活无依,穷愁潦倒。郭震与来鹄虽同为唐朝人,但郭生活在盛唐时期,看到的是一副物阜民丰、天下太平的景象。而来鹄生活在晚唐时期,当时各种社会矛盾十分尖锐,尤其是政治腐败,战乱频仍,苛捐重赋,弄得民不聊生,饿殍遍野。郭震属封建士大夫阶层,接来送往,结交相与的是官场显达人物,从而,对官场险恶、官吏弄权误国有更多更深的了解和体验。而来鹄身份低微,处境悲苦,只能与中下层人物打打交道,这就使他能有机会更多地接触平民百姓,更留意于民生疾苦。不同的经历、地位和处境,必然会影响他们的思想观念和创作。
两首《云》所咏对象相同,而所寓思想和写法同中有异。
其相同之处:都暴露并抨击了社会的黑暗现象。郭震说,云本是“无根物”,却变化万端。“蔽月遮星”,其中显然有所指,有其讽喻之义。诗作是在借云的“蔽月遮星”,抨击社会上、朝廷中一些无根基,品德不好的奸佞之人的权诈机变,翻云覆雨,颠倒是非,以求一时之逞的奸邪行径。来诗借吟云,含蓄地讽刺了那些置民生疾苦于不顾的悠闲自在的统治者,表达了作者对农民的同情。这两首诗在写法上都借景寓意,托物抒情,具有形象生动、含蓄蕴藉的特点。其次,两诗都抓住了云的飘飘悠悠、变化万端、聚散无常的特征来写,写景状物,可谓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聚散虚空”、“千形万象”,源于它们是“无根物”,是雨打的萍,有果有因,使得诗歌在具形象性的特点外,又平添了几多思辨的哲理意味。
其不同之处:首先,郭震的诗反映的是官场的阴暗面,讽刺的是奸佞之臣,因为在那个时代,平民百姓始终处于社会的底层,只有受人欺压、任人宰割的份,决然没有欺世盗名、呼风唤雨、“蔽月遮星”的能耐,可见,该诗影射抨击的是谁不言而喻。而来鹄写云恣意变化:“千形万象”——旱云形状变化无穷,一会儿重叠聚散,一会儿独留片羽,“映水藏山”——旱云或飘浮于山间,或倒映于水中,就是丝毫不留意,不理解或根本不理睬盼雨急切而“枯欲尽”的“无限旱苗”,竟然还“悠悠闲处作奇峰”——逍遥怡然地变幻出奇丽的山峰。从字面上看,好似作者仅仅在愤怒于旱云的不通人意,痛惜于禾苗的处境悲惨,但急盼雨露滋润的何止是旱苗?能恩泽天下、惠及万物的又何止是云?唐后期“朝政日非,灾乱四起,百姓有倒悬之苦”,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尸骨”,“达官显贵所拥钱物有万千之巨,贫苦百姓饥苦莫名,时有倒地毙命之虞”。这“云”和“无限旱苗”不正是两个阶层、两个世界的形象写照吗?如果这样想,再联系来鹄的身份、地位和所处的时代,其《云》所蕴含的思想感情不就显山露水了?显而易见,来鹄的这首诗在立意上比郭震的《云》要更深刻、更积极些。
其次,在写法与艺术成就上也有区别。郭震的《云》,写景状物用白描手法,属粗疏勾勒,情感流注笔端。他把那些权变奸诈之人称为“无根物”,这些“无根物”虽然无根,却不知羞,兴风作浪,一股厌恶愤恨之情从笔端流泻而出。来鹄的《云》,工笔细描,笔触细腻,巧变角度,善用对比——闲云之悠悠与旱苗之焦渴,含愤慨之情、难言之意于画面之中。郭震描写的诗歌画面是巨大的,以无限广阔的苍穹为背景,以星月作比衬,来写浮云之状;来鹄的诗歌画面更广阔,外延更大,天空、浮云,山水、旱苗,望眼欲穿、心急如焚的农夫均包容于尺幅之中。如前所述,郭震一生仕途通达,位高权重,他与那些虽属“无根物”,却能“蔽月遮星”的奸佞之臣之间的矛盾,属于统治者内部“正”“邪”之争,属于“争宠”过程中的内讧。在诗人看来,皇上是英明的。如果有什么失察不明的话,那也只是受了“奸人”的“蒙蔽”而已。诗人把封建王朝统治的腐败仅仅归咎到一些奸佞之臣身上,是由其本人的阶级属性决定的,他不可能对封建社会的本质有更深刻的认识,皇权思想,盲目崇拜,自身的既得利益,使他不能也不可能否定皇权,指摘朝政。但郭震是个比较刚正而又有见识的高官,对官场内幕和政治清浊有较多的了解,于是在讲与不讲之间,采取了这种避实击虚、借景抒情的方式。正因为如此,其作品本身的积极意义受到了很大的局限,郭震批判了邪恶之人,但未能触及要害,甚至把“星”、“月”晦暗完全委过于“浮云”,主题不够深刻。来鹄的诗虽然也没有指名道姓把矛头指向最高统治者——皇上,但也未将皇上比作光芒四射、普照万物众生的“星”、“月”。“形象大于思想”,作者写诗时的思想今人虽然无从知晓,但“形象”本身却不能不使人想起当时的社会,笔者以为,悠悠然独往独来,置万物众生生死于不顾的,应该说指的是整个统治者阶层,当然包括最高统治者皇上。不仅如此,来鹄还对民生疾苦表现出深深的关切,因此,来鹄的《云》立意更深,比郭诗成就更高,更具认识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