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杜铁林的百花园

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关于我

中华诗词学会、河北省诗词协会会员,廊坊市作家协会、诗词学会会员,《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中国诗文学会》会员,大城县诗词学会副会长,《世界汉诗协会网络分会》常务理事。《大城县书法协会》、《大城县书画研究会》会员。做过教师,会计, 政工员,建筑工程师。为华夏诗词论坛、中国诗词论坛、唯美诗歌论坛、中华诗词论坛、大中华诗词论坛、青青子衿诗苑版主。近来百余首诗歌在文学刊物发表。 主博地址 hbdcdtl.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叶嘉莹诗词选(二) 杜铁林收藏  

2014-11-07 22:36:11|  分类: 名人与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嘉莹诗词选(二)

杜铁林收藏 


叶嘉莹,号迦陵。1924年7月出生于北京书香世家,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驰名中外的中国古典
诗词专家,加拿大籍华人学者,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曾任台湾大学教授、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大学及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并受聘于国内多所大学客座教授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名誉研究员。2012年6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随席慕蓉女士至内蒙作原乡之旅口占绝句选

  一
  余年老去始能狂,一世飘零敢自伤。
  已是故家平毁后,却来万里觅原乡。
  我家本姓叶赫纳兰,先世原为蒙古土默特族,清初入关,曾祖父在咸、同间曾任佐领,祖父在光绪间任工部员外郎,在西单以西察院胡同原有祖居一所。在二零零二年的一份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的公文中,曾提出要加强保护四合院的工作,我家祖居原在被保护的名单内,但终被拆迁公司所拆毁。

  二
  松叶青青桦叶黄,满山树色竞秋光。
  采来野果红如玉,味杂酸甜细品尝。

  三
  身腰犹喜未全衰,能到兴安岭上来。
  壁刻幽寻嘎仙洞,千年古史几欢哀。
  嘎仙洞壁间有北魏太武帝太平真君四年(公元四四三年)刻文,记有中书侍郎李敞等人来此探访拓跋鲜卑先祖发祥地石室之事。“嘎仙”之名或传为追溯祖先之意,或传为游牧民保护神之意。

  四
  右瞻皓月左朝阳,一片秋原入莽苍。
  伫立中区还四望,天穹低处尽吾乡。

  五
  皇天后土本非遥,封禅从来礼数高。
  谁似牧民心意朴,金秋时节拜敖包。
  蒙古草原地势较高之处多建有所谓敖包者,为当地人祭拜天地之所。其源久远,含有先民最初之信仰,被学者称为“宗教上的活化石”。

  六
  黑山头上旧王宫,砖础犹存伟业空。
  酹酒临风一回首,古今都付野云中。
  在额尔古纳地区有一座较高之丘陵,人称之为黑山头,其上有古城遗址,今尚可见其础石遗基及零砖断瓦,为成吉思可汗赐封其弟合撒儿之地。


  温哥华岛阿莱休闲区登临偶占

  一湾碧水几重山,飞鸟冲波意自闲。
  不向余生说劳倦,更来高处一凭栏。


  病中答友人问行程

  敢问花期与雪期,衰年孤旅剩堪悲。
  我生久是无家客,羞说行程归不归。


  题纳兰《饮水词》绝句三首(选二)

  一
  混同江水旧知名,千古苍茫几废兴。
  休向平生问哀乐,从来心事总难明。

  二
  经解曾传通志堂,英年早折讵堪伤。
  词心独具无人及,一卷长留万古芳。


  水龙吟·秋日感怀

  满林霜叶红时,殊乡又值秋光晚。征鸿过尽,暮烟沉处,凭高怀远。半世天涯,死生离别,蓬飘梗断。念燕都台峤,悲欢旧梦,韶华逝,如驰电。
  一水盈盈清浅。向人间、做成银汉。阋墙兄弟,难缝尺布,古今同叹。血裔千年,亲朋两地,忍教分散。待恩仇泯没,同心共举,把长桥建。


  金缕曲·周总理逝世周年作

  万众悲难抑。记当年、大星殒落,漫天风雪。伫立街头相送处,忍共斯人长诀。况遗恨、跳梁未灭。多少忧劳匡国意,想临终、滴尽心头血。有江海,为呜咽。
  而今喜见春风发。扫阴霾、冰凘荡尽,百花红缀。待向忠魂齐献寿,怅望云天寥阔。算只有、姮娥比洁。一世衷怀无私处,仰重霄、万古悬明月。看此际,清光澈。


  金缕曲·有怀梅子台湾

  难忘临歧际。赋离歌,短诗数首,盈襟别意。世事茫茫从此去,明日参商万里。叹聚散、匆匆容易。自信平生萧瑟惯,甚新来、岁晚怜知己。沉思处,凭谁会。
  高山流水钟期谊。曾共话、夷齐列传,马迁心事。惆怅胸中家国恨,几度暗伤憔悴。剩迟暮、此心未已。若遂还乡他日愿,约重逢、聚首京华里。然诺在,长相记。


  鹊踏枝·寄梅子台湾

  记得当年花烂漫。长日驱车,直欲寻春遍。一自别来时序换,人间几处沧桑变。
  又见东风牵柳线。聚首京华,此约何年践。惆怅花前心莫展,一湾水隔天涯远。


  鹧鸪天·再寄梅子

  老去相逢更几回,人间别久信堪哀。繁花又向天涯发,明月还从海上来。
  山断续,水萦回,白云天远动离怀。年年断送韶华尽,谁共伤春酒一杯。


  水龙吟·题屈原图像

  半生想象灵均,今朝真向图中见。飘然素发,翛然独往,依稀泽畔。呵壁深悲,纫兰心事,昆仑途远。哀高丘无女,众芳芜秽,凭谁问,湘累怨。
  异代才人相感。写精魂、凛然当面。杖藜孤立,空回白首,愤怀无限。哀乐相关,希文心事,题诗堪念。待重滋九畹,再开百亩,植芳菲遍。


  水调歌头·题友人梁恩佐先生绘国殇图

  死有泰山重,亦有羽毛轻。开缄对子图画,百感一时并。几笔线条勾勒,绘出英魂毅魄,悲愤透双睛。楚鬼国殇厉,气壮动苍冥。
  挟秦弓,带长剑,意纵横。枪林弹雨经遍,血染战袍腥。自古无人曾免,偏是江淹留赋,写恨暗吞声。何日再相见,重与话平生。


  沁园春·题曹孟德东临碣石图

  魏武当年,碣石登临,慷慨作歌。想洪波浩荡,秋风萧瑟,英雄相对,此意如何。凭仗白描,传神妙笔,绘出悲凉万感多。扬鞭指,望天涯尽处,揽辔山河。
  难禁岁月销磨。奈横槊、豪情两鬓皤。叹神龟虽寿,终年有竟,一朝灰土,枉说腾蛇。老骥虽衰,犹存壮志,千里长途有梦过。须珍惜,趁风华正茂,直上嵯峨。


  西江月·阳平关下作

  久慕蜀都山水,一朝入蜀成行。中宵坐起待天明,残月一弯秦岭。
  曙色依稀入眼,车声隐隐初停。阳平关下晓风清,天外两三星影。


  减字木兰花

  天涯秋老,叶落空阶愁未扫。独下中庭,为看长空月影明。
  此心好在,纵隔沧溟终不改。夜夜西风,万里乡魂有路通。


  蝶恋花

  爱向高楼凝望眼。海阔天遥,一片沧波远。仿佛神山如可见,孤帆便拟追寻遍。
  明月多情来枕畔。九畹滋兰,难忘芳菲愿。消息故园春意晚,花期日日心头算。


  浣溪沙

  已是苍松惯雪霜,任教风雨葬韶光,卅年回首几沧桑。
  自诩碧云归碧落,未随红粉斗红妆。余年老去付疏狂。


  生查子

  飘泊久离居,岁晚欢娱少。连夜北风寒,雪满天涯道。
  今日喜颜开,乍觉新晴好。为有远人书,来报梅花早。


  瑶  华

  戊辰荷月初吉,赵朴初丈于广济寺以素斋折简相邀,此地适为四十余年前嘉莹听讲《妙法莲华经》之地,而此日又适值贱辰初度之日,以兹巧合,枨触前尘,因赋此阕。
  当年此刹,妙法初聆,有梦尘仍记。风铃微动,细听取、花落菩提真谛。相招一简,唤辽鹤、归来前地。回首处,红衣凋尽,点检青房余几。
  因思叶叶生时,有多少田田,绰约临水。犹存翠盖,剩贮得、月夜一盘清泪。西风几度,已换了、微尘人世。忽闻道,九品莲开,顿觉痴魂惊起。
  是日座中有一杨姓青年,极具善根,临别为我诵其所作五律一首,有“待到功成日,花开九品莲”之句,故末语及之。


  木兰花令

  人间谁把东流挽?望断云天都是怨。三春方待好花开,一夕高楼风雨乱。
  林莺处处惊飞散。满地残红和泪溅。微禽衔木有精魂,会见桑生沧海变。


  鹧鸪天

  偶阅黛安?艾克曼(Diane Ackerman)女士所写《鲸背月色》(The Moon by Whale Light)一书,谓远古之世海洋未被污染以前蓝鲸可以隔洋传语,因思诗中感发之力,其可以穿越时空之作用盖亦有类乎是,昔杜甫曾有“摇落深知宋玉悲”之言,清人亦有以“沧海遗音”题写词集者,因赋此阕。
  广乐钧天世莫知,伶伦吹竹自成痴。郢中白雪无人和,域外蓝鲸有梦思。
  明月下,夜潮迟,微波迢递送微辞。遗音沧海如能会,便是千秋共此时。


  金缕曲

  辛巳之春,予应邀至哥伦比亚大学客座讲学。抵达纽约后,东亚系主任王德威教授邀宴相聚,座中得见夏志清教授。予与夏公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曾于百慕大及贞女岛两次中国文学国际会中相晤,此次再度相逢,夏公告我其八旬寿辰甫过,向我索词为祝,因赋此阕。
  八十称眉寿。看筵前、夏公未老,童心依旧。三十四年都一瞬,岁月惊心驰骤。记当日、文章诗酒。百慕贞娘双岛会,聚群贤、多少屠龙手。恣笑谑,唯公有。
  古今说部衡量就。论钱张、围城难并,倾城难偶。一语相褒评说定,举世同瞻马首。更作育、青年才秀。一代学坛师友盛,祝长年、我落他人后。歌金缕,捧金斗。


  寄生草

  映危栏一片斜阳暮,绕长堤两行垂柳疏,看长江浩浩流难住,对青山点点愁无数。问征鸿字字归何处?俺则待满天涯踏遍少年游,向人间种棵相思树。


  庆东原

  笑王粲,嗤杜陵,登楼只解伤时命。空辜负良辰美景,空辜负花梢月影,空辜负扇底歌声。悔生前不作及时游,到死后听尽空山磬。


  水仙子

  春来小院杏初花,雨过墙阴草努芽,看看绿满荼架。叹光阴如过马,说兴亡燕入谁家?粉蝶争春蕊,游蜂闹午衙,子规声老尽年华。


  塞鸿秋

  功名未理磻溪钓,求仙未起烧丹灶,清风未学苏门啸,扁舟未放潇湘棹。叹红尘总未消,问大梦谁先觉。但只见滚滚的轮蹄儿早碾破了长安道。


  莲菊本色,老骥精神
  ——叶嘉莹诗词曲联选集编后
  易    行

  八十九岁风度不减的叶嘉莹教授,上世纪二十年代出生于北京一个古老的世家,自幼诵习诗词,十一岁开始作诗。
  一九三九年,十五岁,她就写下像《秋蝶》《对窗前秋竹有感》这样韵味十足的诗:“几度惊飞欲起难,晚风翻怯舞衣单。三秋一觉庄生梦,满地新霜月乍寒。”“记得年时花满庭,枝梢时见度流萤。而今花落萤飞尽,忍向西风独自青。”到十六岁,她则写出像《咏莲》《咏菊》这样的言志诗:“植本出蓬瀛,淤泥不染清。如来原是幻,何以度苍生。”“不竞繁华日,秋深放最迟。群芳凋落尽,独有傲霜枝。”也许她那时的志向还是朦胧的迷茫的,但她要做出淤泥而不染的“莲”,做傲霜雪而不凋的“菊”,却是明确的一生不变的本色。直到今天,我们看到的,仍是她的“莲”“菊”本色。
  一九四八年,二十四岁,婚后随丈夫工作调动,渡海赴台,在一所中学教书,暑期生下了她的女儿。不幸的是,入冬后她的丈夫即以思想问题被捕入狱。次年夏,她所任教之彰化女中自校长以下教员六人又皆因思想问题被拘询,她带着吃奶的女儿也被关押了起来,后虽获释,但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茫然四顾,竟已无家可归。在这种情境下,她曾写了一首诗:“转蓬辞故土,离乱断乡根。已叹身无托,翻惊祸有门。覆盆天莫问,落井世谁援。剩抚怀中女,深宵忍泪吞。”(《转蓬》)她这时的诗,已不再有闺中少女时那种无愁强说愁的莫名的淡淡的惆怅和哀伤了。她这时所有的是令人窒息的苍凉和悲苦。就这样苦撑苦熬了十年,到一九六一年,她竟萌生了李太白那样的狂放出世之想:“敢学青莲笑孔丘,十年常梦入沧州。头巾何日随风掷,散发披蓑一弄舟。”“眼底青山迥出群,天边白浪雪纷纷。何当了却人间事,从此余生伴海云。”从激愤到臆想弃世而去,这是一个多么痛苦的心路历程!
  一九六九年,四十五岁,历经沧桑后她辗转来到了加拿大。这一年的秋天,当然与三十年前天真烂漫扑蝶咏竹的秋天迥然不同了。这时的她,已经沉浸在无边的痛苦郁闷之中。所以,她饱含热泪写下了《异国》:“异国霜红又满枝,飘零今更甚年时。初心已负原难白,独木危倾强自支。忍吏为家甘受辱,寄人非故剩堪悲。行前一卜言真验,留向天涯哭水湄。”诗后有注云:“来加拿大之前,有台湾朋友为戏卜流年,卜词有‘时地未明时,佳人水边哭’之言。初未之信,而抵加后之处境与之巧合,故末二句云云。”为了全家的生活,她不得不承担接受了用英语教中国古典诗歌的聘约。这时,她写了一首题为《鹏飞》的小诗:“鹏飞谁与话云程,失所今悲匍地行。北海南溟俱往事,一枝聊此托余生。”直到一九七四年,诗人第一次回国探亲,她的人生才出现“令人兴奋不已”的亮色,她的诗情也从凄婉苍凉转为振奋、欢快、昂扬。这一年她到祖国各地参观,“见闻所及”让她“狂喜”,让她激情难抑。于是她写下也许是她平生最长的一首诗,名为《祖国行长歌》,二百六十六行,一千八百七十八字。这首歌行体长诗开篇这样写道:“卅年离家几万里,思乡情在无时已,一朝天外赋归来,眼流涕泪心狂喜。银翼穿云认归京,遥看灯火动乡情,长街多少经游地,此日重回白发生。家人乍见啼还笑,相对苍颜忆年少,登车牵拥邀还家,指点都城夸新貌。”诗风陡然一转,与前迥然不同,感奋、激动、情不自禁,简直到了如痴如狂的程度。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不是“儿童相见不相识”,而是“家人乍见啼还笑”!多么真切,多么生动,多么感人!
  总结从赴台到加拿大的人生,诗人曾仰天长叹:“逝尽韶华不可寻,空余天壤蕴悲深。”“回头三十年间事,肠断哀弦感不禁。”(《天壤》)“连日沉阴郁不开,天涯木落亦堪哀。我生久惯凄凉路,一任茫茫海雾来。”(《雾中有作》)因而她遂有了归国之想,写了题为《向晚》的一首诗:“向晚幽林独自寻,枝头落日隐余金。渐看飞鸟归巢尽,谁与安排去住心。”而且她还写了“他年若遂还乡愿,骥老犹存万里心”的诗句。此前她想的是“何当了却人间事,从此余生伴海云”,是“北海南溟俱往事,一枝聊此托余生”。此时,她产生的却是强烈的回国愿望,写的是“书生”虽老但仍存有“报国”之心,是“历尽艰辛愁句在,老来思咏中兴篇。”(《赠旧日师友绝句》)后来她果真遂了还乡愿,并在南开大学创办了研究所,为中华文化的发展繁荣,为诗词吟诵的传承而贡献她自己的力量。
  在二〇一二年二月一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的大型诗词吟唱会上,年近九十的叶嘉莹站在光影流动灿烂辉煌的舞台上,讲述她的人生,吟诵她的诗章,那是一个何等瘦小而又高大光彩照人的身影啊!那是一首首何等辛酸悲苦而又幸福亮丽的诗章啊!谁又能不为之动容、为之感染呢?所以,吟诵结束后,我们即向叶先生约稿,决定为这位中华诗词终身成就奖获得者编辑出版一本线装本诗词集,以表示对她的推崇和敬意。
  我则重操“旧业”,在告别线装书局总编辑岗位后,又在书局现任领导曾凡华的支持下重新编起了“中华诗词名家线装诗文集”。因为这套诗文集的篇幅限制,未收叶先生一九七八年以前的诗词。为补此遗珠之憾,便写了这篇《编后》,主要是摘引叶先生早年的诗以便读者参阅。好在叶先生的著述颇丰,中华书局、北京大学出版社和南开大学出版社都有她的文集或专著出版。这本线装诗词曲联集,只是引人入胜的庐山一角,若想纵览“全山”,则可读其系列文集。

  ( 选自《诗刊》“子曰”增刊2014年第1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